土木坛子
和光同尘,与时舒卷
16340
阅读量
158
收录文章
--
建站天数

新冠疫情终于结束了?

发布于 2022-12-28 16:00

10月初时,我在日志《管中窥豹、见微知著》中提到,国内的疫情管控可能会有变化。我的直觉是再这样子持续不下去了。

记得有一次和两位领导散步,我当时说疫情一定会放开,我反问:就像当年的大跃进,难道毛主席那么聪明的人不知道亩产万斤是不可能的?当年的灭四害,也是一样的道理,灭了三年,可是哪一害到如今不存在于这个地球上——当年作为四害的麻雀更是冤枉到家?与常识作斗争,人类斗得过吗?

新冠疫情也一样,想把病毒彻底消灭,不惜一切代价消灭,那代价就是人类消灭自己,何况现在的变种毒性已经弱多了,毕竟发达国家早已和病毒共存——2022世界杯的观众席没有任何口罩就刺激了我们的常识神经。

再到后来注意到各大城市大学生们群情激动,于是今年的全国大部分高校提前准放假,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,都回到家中,理由当然是疫情防控。全国中小学生和大学生相反,他们恢复线下上课,可能是未成年人不像有些大学生们会向老人们呐喊:不要欺负年轻人。

再到11月末,全国的疫情防控突然来一个U型转弯,从之前的动态清零到全国直接放开——有些地方政府可能没有领会上面的意思而未能及时放开。有广州的朋友和我抱怨,上午市政府还说要严控,下午就直接解封。转变之快,令人咋舌。只能感叹效率之高了。无论封控还是放开,老板是不会有错的。老子说:治大国若烹小鲜。这面煎糊了,换另一面煎。古人诚不我欺?

于是全国人们集中时间“感冒发烧”,实现我们当年嘲笑英国首相提出的“群体免疫”躺平策略。我因知道北京人民提前经受新冠感染高峰期,按照某知名网友的意见,于是叫孩子妈买了一盒泰诺,于是上周因孩子从学校带来病毒导致全家感染,我们用了5颗泰诺药丸,就把这个新冠感染扛过去了,烧退了,痛镇住了,比平时的感冒要难受得多,但疫情管控放松后,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(英国的新冠奥密克戎感染后的死亡率是10万分之35)。

前两天的新闻证实了境外的传言,从2023年1月8日开始,中国将新冠疫情调整为乙类乙管疾病,过去那些超常规的管控手段就更没有依据了。终于可以回到比较正常的状态了。三年疫情,在整整三年后,就这样结束了,比想象中的样子结束得早一些,希望以后这样的日子不要再来。

回首这三年,对个人的经验教训也是有的。那些疫情期间本来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们,并不能坚持说真话,甚至连不说假话都没有做到,再一次让“专家”这个词的信用扫地。就像当年的钱老,应是写出文章证明“亩产万斤”可能的文章,导致后来真的全国各地产量也放卫星,导致多少人饿死,就不得而知了。

如果科学家们都昧着良心说假话,真不知道他们还对得住“科学家”这称号,其中还不乏院士、首席科学家,实在想不出来他们还缺什么?金钱?名誉?他们都早已拥有。最后将一世名誉毁在了自己手中,更不知道造成了多少生命的损失。也许有人会说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,疫情已经不是一个科学问题,他们不过是帮人站台背书——老板是不会有错的。但我觉得,说不了真话,那就至少做到闭嘴不说假话。

与专家对应,在疫情封控期间,各居委会似乎是得了尚方宝剑一般,保安以为自己变成了警察,一些小区物业公司也从中渔利,不让外面物流进入小区,只能购买他们提供的商品。一些身穿防护服的“大白”们在疫情期间对人们人格尊严和自由的践踏,法治在他们眼中如同儿戏。部分人们反应过来,原来欧美那些“傻子”争取不接种疫苗、不做核酸检测的自由也是一种自由。权力得不到制约,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变成害人的东西,上一次类似事情的主角是上世纪60年代的红卫兵。

虽然如今的网络是如此发达,但整个疫情期间,我们的消息渠道却没有变得好起来,往往有非官方小道消息,刚开始被官方认为是谣言,然后又变成是真的,尤其是境外的小道消息,更像是我们的行动指南。而官方消息,自己也前后矛盾,再加上不良自媒体的混合发酵,经常让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。

曾经以为的历史离我们已经远去,但一场疫情,将这些历史事件又一件件搬回到眼前,提醒着我们,历史一直在转着圈儿,并没有离去,疫情之初我曾说过:大疫情下的2020年春节是块试金石,没想到这块试金石试了三年,试出了更多的假恶丑。

但愿这是专家所说的螺旋式前进吧。在不要忘记过去历史的同时,保持一点对未来美好的期待,希望这次疫情是真的结束了,官方已经将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更名为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”,我们再说它没有结束,可能就有一种领导夹菜你转桌的感觉了。

祝愿世界和平,祝愿各位朋友冬安。

相关文章

新冠疫情终于结束了? | 寻我